快捷搜索:  as  xxx

自主飞行拍摄,消费级无人机的进化新样本

作者:靖宇

男人按下电源键,随手一抛,一本书大小的黑色扁平四方体缓缓腾空而起,追随在男人的身后,小小云台上的摄像头纪录下前方的影像。一个简单的指令,“黑书”开始环绕男人做360度的拍摄,“书脊”竖起的小装置如昆虫的触角般转动不止,令其轻松避开周围的障碍物,完成自己的任务——用各种方式跟拍主人。

视频所在的美国众筹网站kickstarter页面上,这款名为hover 2 的无人机产品的众筹金额已经超过81万美元,当金额超过100万美元时,零零无限将会推出带有透明背壳的产品。

两年之前,零零无限推出的上一代产品hover camera打出了“用无人机取代自拍杆”的旗号;两年后,升级的hover 2 无人机用“自主飞行+拍摄”功能宣告,消费级无人机的新战场即将开启。在公众眼中消失两年后,零零科技创始人王孟秋与投中网聊了关于新产品hover 2,以及消费无人机的新可能。

hover 2经典黑色和流光透明背壳版

“仿生”无人机

投中网第一次看到hover camera是在2016年初的科技展会上,和大家已经熟悉的无人机不同,hover camera小巧简便, 不用控制器即可原地飞起拍照,展区吸引了大批观众。

蛰伏两年后,零零无限团队拿出了一款升级版的产品,hover 2。“名字去掉了camera,是因为第一款已经让大家明白了我们的产品是什么。”王孟秋在采访中介绍到。虽然只隔了一代,但是hover 2相较于一代产品,能力提升巨大。

hover camera产品推出时,除了即抛即飞之外,用户追踪功能也是一大亮点。youtube上有一个比较火的视频:一个小男孩用hover camera,无人机跟着小孩子到一棵树前,小男孩躲在树后不时探头,与无人机玩“躲猫猫”。到了hover 2,可能小男孩可爱的游戏就做不成了,因为无人机将会绕过树,继续追踪小男孩。

从硬件到软件升级后,hover 2不再局限于从一个方向跟踪用户,而能够从正面、反面以及侧面等360度的任一方向对用户进行追踪和拍摄。想要完成这样的功能,需要机器能够充分感知周围的环境,像上一代那样一颗摄像头,是不能达到目标的。hover 2在硬件方面采用了一个非常少见的方案——在机器中间设计了一对可弹起和旋转的双目摄像头组件。

在使用hover 2 之前,用户需要先按压,让双目系统弹出。在飞行过程中,双目摄像头系统可以左右旋转至270度,这样就可以保证在无人机飞行的方向,不论是前进、后退或者横飞时检测周围环境图像,躲避可能出现的障碍物。

在谈到这个设计时,王孟秋颇为满意,透露灵感来自生物界。“视觉很重要,但是人并没有长三对眼睛,因为太浪费大脑计算力了。要想看后面,可以转动脖子嘛。”事实上,一般无人机确实是在几个方向都设置双目系统,但对于hover 2 这样的微型无人机来说,一对双目系统已是极限,所以必须让这套双目系统物尽其用。硬件方面,这套双目系统不仅要能弹出,而且要能在无人机飞行时保持稳定旋转,对团队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。为了实现目标,hover 2的双目系统采用了贵重的金属物质,这在消费级无人机上比较少见,为了保证轻量,无人机大多采用塑料材质。

零零团队的努力获得了回报,一双能旋转的“眼睛”,让hover 2在保持紧凑结构的情况下,达成了高水平的全方向避障能力,也让无人机有了自主飞行的能力。对于王孟秋来说,能自主飞行的hover 2,代表了下一代无人机的进化方向。

2017年ces展上用hover camera拍摄团队合影(右三为王孟秋)

熊市修炼

过去两年,是消费级无人机创业公司的退潮时刻。

当大疆(dji)的产品占到全球无人机市场70%的份额时,就已经宣告消费级无人机这个新兴产业已经到了临界点。2014年前后,极飞、亿航、零度智控、3d robotics等一批公司先后获得融资,试图在无人机领域大展拳脚。3年过去后,这些公司已经改道to b或者表演,从消费领域彻底消失。一度被大家寄予厚望的欧美厂商lily的“即抛即飞”的无人机,最后也用数次跳票验证了团队的“忽悠”实质。

从王孟秋的角度来看,同行的失败各有其原因,有的是技术不到位但是营销先行,吊起用户的好奇心却无法兑现最初的承诺;有的是产品过关,但乐观估计形式,放开生产结果被库存拖垮。“和巨头相比,创业公司的每一个小错误,都可能导致最终失败。”王孟秋说到,“创业公司每天都是如履薄冰。”

很难想象这是王孟秋说出来的,在大众印象中,这位曾就职于twitter的斯坦福博士,曾经的国家二级运动员的创业路程一直是一帆风顺。王在2014年创立零零无限时,顺利拿到融资。2016年团队推出hover camera,业界反响不错,创始人王孟秋的形象见诸于电视和报端——本人的帅气外表为公司加了很多分。

随着无人机投资风潮和经济形势的变化,从2017年到2018年,整整两年王孟秋和零零无限似乎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。其中唯一一次露面,是有外媒曝光美国社交应用公司snapchat有意收购零零无限,王孟秋否定了这种说法。王孟秋透露,只是两个公司正常的洽谈合作的可能,就被外界过度解读了。“现在世界也很奇怪,你要是说不是,人们会怀疑肯定有内情;如果说是,人们又会怀疑可能另有内情。”王孟秋吐槽到。

对于这两年时间,王孟秋概括为“静下心来憋产品”。对于公司曾经面临的困难,王孟秋缄口不谈,“就连马斯克这么强大的人,特斯拉在ipo之后还差点破产8次。创业公司很少有走的很顺的。”王说到,他认为这是心态问题,在面对公司困境时,他选择了坚持而非放弃。“不然怎样,你今天一条腿没有了,明天还不活了?”

而敢于选择坚持,王认为勇气来自于理性的判断——无人机上的ai要比无人驾驶之类的人工智能更早实现。

无人机新市场

以王孟秋的履历,在4年前热钱遍地的情况下,其实可以选择任何一个风口创业。事实上,即便是过去的两年,他大可以像不少创业者那样,转身投入到新的风口,例如ai、区块链等等。但是,王并没有这么做,在斯坦福攻读机器学习的经历,让他意识都人们期盼的人工智能应用,例如无人驾驶技术,可能需要比预计长的多的时间才能实现。

“机器擅长做的是把事情做到98%。”王孟秋说到,但像无人驾驶这样需要精确到小数点后很多位的功能,对机器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,即便是最早开始研究无人驾驶的waymo,其负责人也坦承无人驾驶可能还需要数十年才能实现。而通过ai技术,能在较短的时间内,将被动控制的无人机,变成自主飞行的无人机。“设备技术、交换技术和交换器技术,ai可以在无人机的方方面面开花结果。”

另一个让王孟秋坚持下来的原因,是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潜力。虽然大疆已经占据了大部分消费级无人机的市场份额,但无人机行业还处于早期阶段。大部分无人机用户还是航模迷、发烧友和科技爱好者,单单操控无人机一项,就不是一般消费者能接受的。而hover 2所代表的自主飞行无人机,让普通消费者也能拍出大片感觉得航拍照片和视频,有希望打开无人机真正的“消费级”市场。

时隔两年,王孟秋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。在王看来,低调或者张扬,只要是为了更好的产品,都是值得的。

当被问到对公司未来的期望时,王孟秋答到:“希望hover 2能走进千家万户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